780占豪原创丨中国的商业银行,已经被马云马化腾逼疯了!

占豪原创丨中国的商业银行,已经被马云马化腾逼疯了!

据媒体报道,2018年1月的一个月时间里,已关闭的银行网点已达89处,其中34处是小微支行、社区支行,15处为分理处。而这些网点中,很多都是最近三四年才刚开的营业网点,结果很快就这么草草又关门了。


这是一家位于上海镇坪路的招商银行网点,2014年9月开张,2018年1月关门。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商业银行网点的关门?


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因为过去几年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的发展,是因为很多传统业务由线下走向了线上的原因。


其实,我们自己可以回忆一下,过去我们经常要到银行办理业务、到ATM机处取钱,现在呢?恐怕一年去不了几次银行营业网店,到ATM机取现金也越来越少了,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4G时代到来,都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和金融创新。


再说得直白一点,商业银行的今天,都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逼得,是马云和马化腾逼得!


而在论述今天文章观点之前,先让大家看一个2013年6月,当余额宝刚刚推出时占豪接受观察者网的一篇专访内容,看看当时占豪的判断验证了多少。



专访内容:


6月17日,一款名叫“余额宝”的增值服务在支付宝悄然上线,宣称通过“余额宝”购买基金,能获得远高于银行活期利息的收益。上线后仅仅几天,客户就突破100万。对于“余额宝”的横空出世,有人欢呼有人质疑,“余额宝”能否引发金融界的一场“革命”?未来命运如何?传统金融该如何应对电商的竞争?观察者网为此专访资深财经评论员占豪先生,展开解读!


观察者网:“余额宝”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打造的一项余额增值服务。据悉,利息超银行八倍。10万元,通过活期存款一年的收益只有350元,而如果通过“余额宝”一年的收益可以达到3000元至4000元左右。这是否会对银行产生冲击?


占豪:首先,我认为这是一个金融创新,它对商业银行小额存款的冲击让我直接想到了微信对移动通信运营商的冲击。冲击都不是致命的,就现在来说顶多算是撞了一下腰,但这种创新让人赏心悦目,它的意义不但在于科技的创新,还在于生活方式因此而发生的变化,以及基金购买模式的改变。因此,个人无论是对“余额宝”还是微信,都持肯定态度,因为这是创新,而创新是当前中国最急缺的,也是中国未来三十年维持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之一


“余额宝”对银行肯定会有一定冲击,它的冲击主要在于两点:


一、“余额宝”这种新金融工具的存在,使得商业银行可能将被规避在最有生命力的消费支付链条之外,即人们在消费当中实际上绕开了银行这个机构,即大量小额存款被转入到“余额宝”当中而非存在于银行账户。


二、它意味着基金的直销,银行少了一部分基金申购和赎回的收入。冲击虽然当前对银行还只是撞了一下腰,但长远来看冲击并不小,因为一旦消费抛开了商业银行,那意味着消费金融将形成新的体系,这一体系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但与商业银行关系却变成了间接关系,这对银行长期发展来说,意味着有一个体系性替代品。同时,它又潜在构成了对银行基金销售业务的替代,这对商业银行来说更不可小觑。


但是,也正是这种创新,会提高金融效率,会让金融体系更加完备,这有利于我国经济长远发展,有利于我国金融创新。


观察者网:虽然货币基金是所有基金产品中风险比较低的一类产品,但这个认购暂时就只有天弘基金一家公司的基金品种,天弘基金的管理规模在100亿元左右,按规模在业内排名50名左右,这是否会给支付宝带来一定的风险?


占豪:风险肯定有,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一方面由于货币型基金整体风险较小,另一方面随着“余额宝”沉淀资金规模扩大,预计其购买的品种也会增加,就现在来说和一家公司合作更多的应该是因为规模小和试验性质。这一点应不会成为问题。


观察者网:据悉,证监会于6月21日对外通报,“余额宝”业务中部分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账户未向其备案,也没有向监管部门提交监督银行的监督协议,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余额宝”是否有被叫停的风险?


占豪:个人看法是不会叫停,因为这并非坏事,政府不应该看到创新就去叫停,更多的应该是去观察、观望,如果出现问题才需要纠偏,只有走入死胡同才需要叫停。一个新东西刚刚出来,叫停是最愚蠢的做法。个人认为,政府不会叫停,但会加强监管。


观察者网:有专家称,“余额宝”涉嫌泄露用户隐私,因为支付宝的用户信息会全部开放给天弘基金。您觉得这会成为“余额宝”的一大问题吗?


占豪:对于隐私,个人认为既然信息交出去了,就存在泄漏的问题,类似泄漏随处可见。所以,最重要是在于监管和法治,只有通过严密的监管制度和相应的惩罚措施,才能更好地保护用户隐私,否则泄漏信息的不是这里就是那里。所以,这不应该是“余额宝”的问题,而是我国的法治和监管问题。


观察者网:今年3月,马云宣布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成立的时候说:“用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让金融回归服务本质。”那么,“余额宝”算互联网金融的一种尝试吗?


占豪:当然,这是一种尝试。譬如阿里巴巴在搞的小额贷款,我认为这些对中国经济都非常有好处,因为这些事商业银行做不了,那么交给像阿里巴巴这种可以做的公司来做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所以,不要认为这些是洪水猛兽,更应看到它的好处。还是那句话,关键在于监管,银监会、证监会、央行等相关部门,应加强对相关领域的监管与法制建设,让这些既能为大众服务,又能保证安全。


观察者网:对于“余额宝”的横空出世,有网友期待会引起金融界的一次变革,称“金融界要地震了”!也有网友认为“余额宝”支撑不了几天,称支付宝只是支付结算工具,不具备银行的创造流动性、扩张信用的能力。对此您怎么看?“余额宝”会是一次大变革吗?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能否预测一下前景?


占豪:我更认可前者,即它是一次变革,到底这次变革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一定是一次变革式尝试,这种创新会迫使我们的银行体系加强创新,有利于我国银行体系的完善与发展。


支付宝显然不能替代商业银行,但可以在部分领域进行替代,这足以影响现有银行体系的格局。个人认为,这种变革会改变我国金融的结构体系,这种变革是有利于我国金融业发展的行为而不是相反。


至于影响,个人看法是,它会促使商业银行改变过去商业银行对待活期存款的方式,如此又会对定期存款构成一定程度影响。如果商业银行不为此做出改变,那么就可能逐渐被部分排除在电子商务消费环节之外,同时又会使得大量小额闲散资金被转入“余额宝”,这都会对商业银行构成压力而且,如果这种趋势一旦确立,又会直接影响到理财产品的销售,某种意义只要政策继续放开,支付宝就能做成立足于消费、理财、商家小额贷款支持的银行体系,这都会对商业银行构成竞争压力。


但是,它的意义仍然是积极的。譬如,它会促使商业银行进行创新,过去那些服务不到的中小企业会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闲散小额资金能够得到更好利用等等。但是,个人也给监管层两点意见:1、为了保障金融安全和大众的资金安全,必须对类似支付宝这样的金融新工具加强监管,避免出现大的风险性大违规操作;2、应适度将商业银行职能和支付宝的职能分开,即各自做比较擅长的领域,有部分交界可促使创新,但不应盲目过度扩大重合度,否则可能会带来重大监管难题和重大金融风险。


观察者网:分析人士预测,阿里要做的不是传统的商业银行,而是要直接迈向互联网金融时代商业银行一个重要的转型方向——基于大数据的资产管理平台。对此,传统金融如何在大数据浪潮和电商竞争中立足发展?互联网金融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吗?


占豪:首先,阿里巴巴走向金融领域,对我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是很有利的,它和用户贴得更近,掌握的用户信息更多,也更容易低成本地给用户提供低成本的金融服务,这是阿里的优势所在,这有利于我国金融体系的发展与完善。对这一点,必须持肯定态度。


其次,阿里有它的优势,但传统商业银行显然也有它的优势,它同样有大量数据。只是遗憾的是,相比阿里,商业银行并未将这些用户数据有效开发,并未真正根据用户的金融、消费行为去做出更多创新。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传统商业银行是相关既得利益者,其本身创新动力不足。


譬如,小额账户在银行还要收管理费,而到“余额宝”就可以进行投资理财,这一来一回差距就大了。难道是商业银行不知道可以做这样的创新?非也!一方面是商业银行不屑于这么做,另一方面它本身就是这种小额活期存款的受益者,其以极低的成本在使用客户的资金,却还要收客户的管理费。试想,有了“余额宝”这种工具,那么对商业银行的冲击是什么不言而喻。


如果商业银行对此事麻木,那么未来必然会遭到更大重创,这种重创将是被局部排除在电子商务消费环节之外,还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储蓄业务、基金销售业务、理财产品业务等。


因此,个人建议商业银行,早一点做打算,早一点做对冲,否则将来后悔已晚。这一点就像飞信和微信,飞信本比微信更早,但由于移动运营商本身的业务需要遏制了其发展,最后微信直接成了运营商的竞争对手,给运营商制造不小麻烦。


对冲的方法也很简单,赶快针对客户的数据进行数据挖掘,一方面做出有针对性的产品创新应对,另一方面结合自身现有的金融体系优势,继续稳固并占领新市场。对于互联网金融,传统商业银行马虎不得。


互联网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也必然会改变金融模式,所以互联网金融必然是发展趋势,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决定了人们对金融服务的要求将更高,这也需要商业银行加快自身的进步步伐。


现在回头再看4年多前的这篇采访,几乎是现在现实的翻版,其中很多的预判都已成为现实。譬如,后来为了应对余额宝,商业银行推出了比利息高的理财产品;再譬如,央行的确把支付宝、微信支付这些移动支付与商业银行进行了隔离,并且加强了监管······上述采访,可以与现实对应,看看应验了多少。


然而,在这篇专访中,占豪提出的两个冲击,分别是移动支付工具将传统商业银行拦截在“最有生命力的支付链条之外”和银行将失去大量购买理财产品的渠道利益。事实是,如果不是央行强制性对移动支付进行了规范、限制,在基本规则上制订了对商业银行有利的条款,商业银行将直接会被移动支付的金融服务给干掉了。事实上,央行的阉割帮了商业银行。但哪怕如此,现在在移动支付领域,市场已经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给占据,传统商业银行几乎没了还手之力,虽然银联最近也在搞移动支付,但由于市场格局已经形成,再想翻身就难了!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传统商业银行最大的失误就在于对移动互联网发展没有深入认识。记得在余额宝刚刚推出时,还有商业银行高官不屑地说,余额宝不会对商业银行构成冲击。当时占豪曾写文章专门批判了这种思想,当时给的警示是,马云要干的不是一个余额宝,而是要建立一个基于金融、支付、理财等金融服务、消费支付等服务的一个闭环性体系,是一个独立于商业银行的王国,也就是说要利用自己电商的优势,通过支付连接到金融,最后形成金融、支付、理财等金融服务、消费的闭环,把商业银行圈在外边的闭环体系。


事实情况如何?后来马云真的是这么干的。好在,央行明白,马云这么干下去,将来其部分功能将会替代央行,于是央行对移动支付和金融创新进行了规范,才有了今天传统商业银行分一杯羹的机会。如果任由其自由发展,估计现在阿里就会像收购大润发一样收购传统商业银行了。


由此可见,对未来的时代趋势的认识、预判是否具有战略性,是否能看到未来,完全决定了发展的方向。别的不说,如果商业银行的高管拿着当时占豪这篇采访好好研究一下,在很多方面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然而,事实是什么情况呢?事实是,我们的商业银行在移动支付领域在过去四五年彻底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到了2017年银联才下功夫推了推代表商业银行利益的移动支付。


在过去几年,当移动支付成了我们国家的“新四大发明”的时候,我们的商业银行在干嘛呢?在2014年前后,也就是余额宝诞生,支付宝、微信支付大力抢占移动支付市场之时,我们的商业银行开启了小微金融由所谓“蓝海”向“红海”转变的策略,银行业也掀起了社区支行、小微支行热潮。


当时,民生银行曾提出要在三年内在全国设立超过1万家金融便利店,光大银行则计划2013年内推出200家社区银行网点。此外,浦发、中信、平安、华夏等股份制银行均采取积极态度。而拥有地域优势的地方银行,如北京农商行、南京银行等也开设了社区银行网点,而长沙银行宣布将设立100家社区银行。


然而,四五年之后,当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瓜分了移动支付市场后,商业银行开始快速关闭他们在社区设置的网点了。看着这种结果真的让人哑然,本该抢占移动支付市场的商业银行,竟然去抢占线下市场,难道你们不知道支付发展的趋势是在线上吗?2014年已经有4G网络了,难道这么多银行负责战略、负责经济研究的就没人提出未来发展的趋势?怎么这个时候都逆着发展趋势而行呢?现在,5G快来了,我们的传统商业银行高薪养的专家们,是否开始研究5G对金融服务业的影响呢?


然而,让人感到更加幽默的是,当马云、马化腾们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之时,当阿里、腾讯忙着收购大润发、万达商业、万达影院之时,我们的商业银行在干嘛呢?撤网点,收线下。也就是说,当马云、马化腾在抢占线上市场时,我们的商业银行在线下冲杀抢即将过时的线下市场;如今,当马云、马化腾开始由线上转向抢占线下市场,要对传统线下市场进行“互联网+”的时代改造时,我们的商业银行却要撤军了,要追线上了。怎么你们总是慢一拍呢?下一步,马云、马化腾要用创新抢占你们线下市场了,你们却在撤哦!


在占豪看来,传统商业银行之所以慢一拍,之所以跟不上市场节奏,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对发展大势判断不准,二是创新不足。


大势已经很清楚,互联网+、+互联网是趋势,未来智能+、+智能还是趋势。那么,对传统商业银行来说,最关键的就是创新。没有创新,不去从战略高度判断大势,不是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未来市场还将被挤压,因为传统市场在缩小,你总在传统市场折腾,那必然是越来越小的!


所以,商业银行能否打翻身仗,关键在于创新,要找到支付宝、微信支付够不到的地方,发挥商业银行的优势。事实上,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商业银行有如下三大优势:


一、线下网点多。


线下网点多不是缺点,依然是优势,因为这依然是接触客户的重要渠道。但是,像现在的情况显然是问题,客户到银行办个业务,时间周期那么长,办事效率那么低,这充分说明流程存在严重问题,太多的繁琐的不该有的流程都该减掉,把一些线下业务能挪到线上尽量挪,然后把线下的网点职能进行改变。


其实,目的就是要通过创新,让客户没事就像逛超市一样到网点去逛逛,然后顺便“买点金融服务”。如果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必须把大量的业务继续向线上转移,然后把一些需要网点办的业务进行分流,同时简化业务流程。要对线下网点进行革命性的革新,这种革新,不是网点多,而是应该进行结构调整。


二、人才多。


相比支付宝、微信支付,在金融服务人才储备方面,商业银行还是要多得多。但是,这些人实际上是“死”的而非“活”的,别的不说,商业银行的很多人被定得太死了,没有与客户形成广泛的接触,没有充分利用这些服务人员的专业优势为客户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


譬如,为什么不直接建立网格化的客户管理体系,让银行的客户经理直接走到社区、走到客户家里服务?如果商业银行的业务经理们以片区的方式划分,进行客户的网格化管理,直接走到社区、走到客户身边、走到客户家里,相信商业银行能把很多失地拿回来,因为那是移动支付服务商的短板。


三、大数据优势。


相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商业银行的大数据是最完整的,客户的整个采取情况、收入情况、交易情况一览无余,如果对这些数据进行挖掘,将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这种数据,如果和移动、联通、电信这些通信运营商成立联合的大数据挖掘公司,对消费者的行为进行分析,将会有巨大的商机,有巨大的创新潜力。


然而,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移动运营商,都没有对数据进行挖掘,这些巨大的财富都被埋葬着。


微信打败了飞信,在蚕食完短信业务后,现正在蚕食通话业务,然而移动运营商对此毫无办法。支付宝、微信支付在支付领域打败了商业银行,现正深化蚕食传统金融业务,对此传统商业银行也缺乏创新应对。


为什么微信、支付宝、微信支付能打败这么大的国家企业?而国企却对此无动于衷?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归根结底这是体制问题。


以微信为例,当初飞信更早,为何就发展不起来呢?因为发展飞信蚕食的是移动运营商的短信业务,直接会减少收入,这是自我革命,相当于“自残”,国企哪个领导敢这么干?那不是和自己的前途过不去吗?业绩考核怎么办?失败了谁负政治责任?在移动支付领域被打败也是一个道理,移动支付革的都是商业银行自己的利益,这同样是自我革命,相当于“自残”,同样也有业绩压力和政治责任,这是国企领导也不能面对的政治责任。民企的A股上市公司其实也一样(美股市场的逻辑就不是如此,因为那里有更多可以承受风险的投资机构,而不是像中国主要由散户组成,所以这里本质上牵扯的也是政治责任),这种自我革命必然面临业绩压力,投资者怎么交待?所以,这就是机制体制问题。


那么,应该如何改革这样的机制?就像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早在差不多八九年前就一直在提的那样,国有企业一定要向国有资本财团转变,国有企业的运营和资本一定要分开,经营要更加自由,放得更开一点,而资本主要转向投资领域。


投资,当然就有风险投资,像飞信这样的业务,就应该早早剥离,然后单独运营,变成社会化的公司而非单纯国企,走混合所有制,然后走风险投资的路线,这样飞信才可能成长起来。移动支付也一样,如果早早从资本层面去操作,也就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所以,这个世界,就是要能看清趋势,看清未来,并对此进行顶层设计,然后一切归于本属于其自己的位置,才能顺势而为,借风而起,御风而翔!


否则,新时代,是会被淘汰的!

来,商量一下,再干传统银行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