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手机号

手机号码

验证码 

手机验证

关注公众号

欢迎关注百家时评,为你解读国际风云、财经要闻,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AI拜登真假难辨,干预大选结果难料!


2024年03月01日  浏览(2205)人
0
作者:有里儿有面
来源微信号:有理儿有面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AI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发展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许多AI公司的产品足够以假乱真,即使你亲眼看到的视频或者亲耳听到的声音,也不一定能够分得出真假。

图片

拜登就有这样的困扰。今年年初,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总统大选民主党党内初选之际,多位选民打电话报警称,接到了总统拜登的电话,让他们不要投票。当然,拜登并不会亲自打电话给选民,民众们很快意识到自己应该是遭遇诈骗了。
美联社在鉴定过电话录音后表示,该录音是由AI深度伪造的,电话中的声音与拜登的声音听起来别无二致,甚至拜登的“一堆废话”等口头禅都模仿得惟妙惟肖,AI拜登呼吁选民们不要去参加23日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活动,把精力省下来,在11月大选时投票。

图片

此事经过媒体报道后,迅速引发争议,进一步扩大了美国民众对于AI的担忧,人们不禁要问,AI是否会干扰2024美国大选?
而警方接警之后,也是迅速对此事展开调查。最终调查到该录音来自一家得克萨斯州的公司,有人委托该公司制作了拜登的虚假录音,但是幕后的委托者一直没有浮出水面。

图片

既然是模仿拜登的声音,拜登自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很快拜登竞选总部总干事罗德瑞格兹发表声明称,该录音是在破坏自由公平的选举,破坏美国的民主,我们一定奋力回击。
经过拜登竞选团队这么一说,再加上涉事公司位于得克萨斯州,得克萨斯州又是著名的共和党州,伪造AI拜登录音的嫌疑就指向了特朗普。面对这种指责,特朗普竞选团队否认与这次事件存在任何联系。毕竟这种事情涉及两个最有可能在2024年成为美国总统的候选人,干涉选举的罪名谁都承担不起。
就在所有人好奇究竟是谁伪造了拜登录音的时候。
警方经过一个月的调查,最终确定了民主党资深政治顾问史蒂夫·克莱默为最大嫌疑,而史蒂夫·克莱默也在25日承认了,就是他伪造了1月23日打给选民的那通AI电话。
这一番操作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主党本以为会是共和党搞的鬼,没想到查来查去最后查到了自己的头上。

图片

根据史蒂夫·克莱默的供述,他受民主党议员菲利普斯的委托,花500美元委托AI公司利用AI技术创建了拜登总统的模拟声音,并且给5000名选民打了电话,而菲利普斯则给了克莱默25万美元作为报酬。
虽然菲利普斯极力否认自己指使史蒂夫·克莱默炮制AI拜登,但史蒂夫·克莱默的另一个身份恰好就是菲利普斯竞选团队的顾问,如此看来,菲利普斯的“澄清”就显得此地很无银。
这位菲利普斯和拜登同属于民主党,按理说和拜登同属于一个阵营,完全没有必要“背刺”拜登,但是巧就巧在,菲利普斯同样参加了2024年的总统竞选活动。

图片

也就是说,菲利普斯是拜登的党内竞争对手,菲利普斯和拜登的关系就好比是德桑蒂斯和特朗普的关系。虽然同属一个党派,但是都有着当总统的雄心壮志。只不过菲利普斯不比德桑蒂斯,没有一双“识时务”的慧眼。
当初德桑蒂斯在看到特朗普那惊人的党内支持率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无缘2024年的总统宝座了,于是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直接宣布退选转去支持特朗普。
这一番操作虽然有些对不起德桑蒂斯自己的支持者,但是却也算得上是识时务。

图片

相比之下菲利普斯就要“固执”许多。拜登作为民主党内2024年特朗普的主要竞争对手,许多人都期待着一场特朗普和拜登历时4年之后的“再对决”。所以拜登的党内支持率也是相当的高。
这一点也从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的结果上看得出来,根据美联社的估算,在1月23日的民主党党内初选投票中,菲利普斯只有19.6%的得票率,但是拜登却有着高达63.9%的得票率。要知道这还是在拜登没有参加新罕布什尔州的党内初选报名的情况下选出来的。
根据规定,如果候选人未参加该州初选,那么选票上将不会出现该候选人的名字,但是选民们仍可以通过在选票上手写候选者姓名进行投票。

图片

也就是说新罕布什尔州1月23日的民主党初选的选票上,只有菲利普斯的名字却没有拜登的名字,然而即便如此,仍有63.9%的选民通过手写拜登姓名的方式为其投票。可见拜登在民主党以及支持民主党选民中那可怕的支持率,如此一来也就不奇怪菲利普斯为什么要利用AI来阻止选民前往投票了。
虽然AI拜登电话事件的真相算是水落石出,但是这件事的真相却对拜登和民主党不怎么有利。毕竟共和党以内斗著称,民主党相对来说给公众的形象较为团结,但是经过菲利普斯这么一闹,民主党落得了个背后捅刀的小人形象,这对民主党可不是什么好事。
特别是2024正式进入大选年以来,拜登在选情方面就一直落后于特朗普,很多人都认为拜登“软弱无能、无法连任”。有些人甚至在想,AI拜登事件或许会成为扭转局势的一招,毕竟,如今人工智能是个热门话题,AI的出现推动了许多行业进行变革创新,在许多科幻电影中,人工智能毁灭世界的剧情屡见不鲜,人们也同样担忧是否有人会利用AI干预美国大选。
所以如果本次AI事件是特朗普或者共和党操纵的,那么拜登和民主党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给特朗普扣上一顶干预选举的帽子。

图片

只不过很可惜,拜登有着一群猪队友,这“干预选举”的帽子兜兜转转,最后落在了民主党的头上。这可谓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虽然大家都在担忧AI对人类生活的改变,但是说到底,目前的AI只是工具,就像当初原子弹被创造出来之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杀伤性武器,它本身并不具有危害,真正有危害的是使用它的人。

对于那些善于政治操弄、相互攻讦的美国政客来说,任何事情任何工具都可以成为他们攻击对手的工具。AI本是无辜,只不过是已经成为一些政客用来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美国民众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与其担忧AI会干涉选举,倒不如去担忧一下他们的政客有没有正确地使用和引导AI的发展。
而AI拜登事件背后真正的推动力,只不过是两党内斗越发的严重,变得越来越没有下限的一次闹剧罢了。

本站网址随时可能更换,请关注公众号,以防失联!



已有21人赞
已收藏
上一篇:出兵乌克兰!马克龙为何突然硬了?
下一篇:关于AI与资本市场的一些思考!
评论或留言 0

登录

注册

站点声明


返回顶部
留言
反馈